图为南京栖霞山密林中的比丘尼寿塔。 田雯 摄

  
    近日,南京栖霞山发现了6座建于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的比丘尼寿塔,景区工作人员表示,栖霞山近年来陆续发现了一批明清高僧塔林,但发现比丘尼寿塔尚属首次。高僧云集的栖霞山为何会有比丘尼寿塔?28日,记者前往栖霞山一探究竟,发现塔身均刻有铭文,据铭文记载,原来栖霞寺与南京保国庵颇有渊源,保国庵曾向栖霞寺捐过田产。

  比丘尼是指归入佛门,受持具足戒的女子,通俗来讲,比丘尼是对尼姑的尊称。寿塔为祝祷长寿之塔,即生前为自己所预设之塔碑,又称寿藏、寿陵。

  沿着栖霞山中峰涧拾级而上,穿过乾隆行宫遗址,在试茶亭白乳泉题刻的下方,有一条岔道,一条是通往半馆的山路,一条是通往龙山陆羽茶庄的羊肠小道。顺着羊肠小道走了约5分钟的路,果然在路右边发现了寿塔。这一处寿塔共有4座,一大三小,分布在石头墙砌成的塔园内。因坐落于密林之中,人迹罕至,寿塔保存较为完好。

  南京栖霞文史研究者张智峰介绍说,僧塔是供奉和安置舍利、经文和各种法物的塔,一般由塔基、塔身和塔刹三部分构成,而寿塔与僧塔相似,也是由塔基、塔身和塔刹三部分构成。“这四座寿塔分别是,南京下关保国庵第二代修慧禅师、第三代愿清禅师、第三代愿生禅师和第三代愿慈、愿提禅师的寿塔。”张智峰说。

  仔细察看后发现,每一座寿塔上都镌刻有铭文。最大的一座寿塔上的铭文为:“传曹洞演宗第十四世保国堂上第二代上修下慧参禅师寿塔”;下款为:“中华民国二十五年丙子冬吉预建寿塔/薙染徒心法等、孙达祥等、曾孙本性等敬立”。塔的四周还雕刻精美的莲花瓣。

  张智峰表示,从塔身铭文来看,四座寿塔都建于民国二十五年,即1936年,立塔者是“心法”、“达祥”等人。“佛教在某种场合下,常常把剃度弟子书写为‘薙染徒’,心法、达祥等人,应该是修慧禅师的剃度弟子。”

  记者随后来到另一处比丘尼寿塔遗迹处。这一处比丘尼寿塔,与刚才看到的四座寿塔相距不是很远,但要穿过一片竹林。这片竹林,幽静荒僻,树木杂乱,罕有人至。约走过了2分钟路,在一片竹林丛中,地上躺着一些寿塔的石构件,粗略地数了一下共有3件。

  这一处寿塔,保存得没有上一处完好,仅剩下棱柱形状的塔身,且长满青苔,高约0.5米。塔身有一面镌刻着文字:“传曹洞演宗第十四世保国堂上第二代/修智悟/修净禅/修全寿/公塔”,塔身的背面也有文字:“中华民国二十五年丙子冬吉预建寿塔/薙染徒心法等孙达祥等曾孙本性等敬立”。另一块塔身构件上则镌刻着“传曹洞演宗第十四世保国堂上第二代/修明道/修慧参/修隆行/禅师之塔”,下款:“中华民国二十五年丙子冬吉预建寿塔/薙染徒心法等孙达祥等曾孙本性等敬立”。

  很显然,这一处寿塔与前面所看到的寿塔是同为民国二十五年预建的,立塔之人也是心法、达祥等人。

  张智峰说,发现这批寿塔后,他查阅了朱洁轩的《栖霞山志》。在书里找到“释修慧,下关保国庵主持,施田二百六十二亩”的记载。也就是说,当时修慧禅师等人曾将保国庵田产262亩,捐赠给了栖霞寺。这说明民国时期,南京下关保国庵与栖霞寺有着密切的联系。

  除了这批寿塔外,张智峰说,在栖霞寺里还保存着一块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九月立的《保国庵住持修慧施田记》碑。碑上有这样一段文字“而充律学院基金,永不收回,永为该院享有,使用收益不得变更或移作他用,尤不荣任何外人侵害,恐后无凭,立此存证。”根据碑文记载,保国庵捐赠给栖霞寺的田产及田产的收益,是作为栖霞寺律学院的基金使用的,不得挪作他用,修慧及心法等人还共同写下《保国庵住持修慧施田记》,作为凭证。

  栖霞山景区管理办公室主任李宏说,栖霞山曾经发现过多处高僧塔林,但比丘尼寿塔确属首次发现,填补了栖霞山历史的空白,也为研究栖霞寺历史提供了实物证据。他表示,这几处比丘尼寿塔,是栖霞山人文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前鲜为人知。目前,栖霞山的工作人员将着手研究,既要保护文化遗存,又能让游客在欣赏栖霞山红叶时,体会到栖霞山深厚的文化底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