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过山西的乔家大院,也见识过山东的牟氏庄园,而今细细品味了顺平腰山的王氏庄园后,才知道敢情中国北方最具代表性的民居建筑在保定。和山东山西的院子一比,河北大院毫不逊色,在某些方面还超越了它们,甚至有的专家将它称作是中国北方规格最高的古老民居。
出城向西25公里,一座青灰色的庞大建筑群赫然而立。隐约间,北面的雾山象把宽大的太师椅,庄园就端坐在椅子上。
王氏庄园原为一座功能齐全的城堡式建筑,四周以五尺厚的砖砌成围墙。庄园由三道东西内街隔成四大部分,北面“北园”、“中园”、“南园”三大部分为住宅区,建有成套院落50余套,各类房屋500余间;南面“场院”内设收租院、仓房、车马院等;中街的东西各有一座庄门。原来整个庄园东西宽368.5米,南北长504.1米,占地面积279亩。现存 65亩,房屋163间。
庄园主要建筑布局成四方形,坐北朝南排列在一条直线上,内有东西排列四合院两排,有东路“梦和堂”、中路“仁和堂”两部分。四合院各院前后贯通,左右相连。站到仁和堂正门,就会看到四进正院9个门全在一条纵轴线上,一进院落的所有门廊则全在一条横轴线上,这种建在一条正子午线上的古建群在皇宫以外十分罕见,代表了古民居建设的最高规格,可见其主人非同一般。
王氏家族祖居辽宁铁岭市的南关,其世祖王国神、王国卿兄弟追随清太祖努尔哈赤征战四方,属汉军正黄旗1638年,王氏八世祖王锡衮跟随多尔衮入关。顺治元年,清朝入住北京后,为解决八旗官兵生计,遂下圈地之令,在这场大规模的圈地运动中,王家受封于京城西南300里以内的顺平县南腰山村,用跑马占圈的办法,占据了方圆百余里的土地。
王氏解甲归田后,利用圈占的大量旗地,成为当地有名的豪绅。王锡衮孙王命召精明能干,思想开明,积极涉足商业,创办“和”字商号,为王氏家族发达奠定了雄厚的基础,到康熙二十四年(公元1686年)第四代王云逵时就达到了兴盛时期。
王云逵把银钱一方面用于扩大商业经营,一方面用于继续扩建宅院。据说,王云逵最看重建筑艺术,曾亲自带能工巧匠去北京参观多家王府,绘制庄园设计图,后又经不断修建,在腰山陆续建起了成套庄园12处,占地总面积5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430余平方米。从南到北有南园、尚礼堂、尊义堂三部分建筑群体。作为核心建筑的“仁和堂”是一个由10四合院组成的大套院,现存4个正院,2个跨院,成为异常珍贵的古建文物。
从总体来看,四合院大同小异,基本上是明清北方四合院建筑风格,虽然是参照王府建设标准设计施工,但由于主人职位无法与王爷同日而语,于是只好屈尊降低,但普通民居却难以望其项背。每个四合院又根据屋主人的身份、地位、房屋的功用,建筑规模、用材、装饰各有不同。于是,庄园的房屋式样就成了介于王府与普通民居之间的一种建筑类型,它兼具着王府的恢弘与霸气,又不乏民居的朴素和实用。
王氏家族的发迹,几百年来,众说纷纭,有的说王氏家族的田地是跑马占圈得来的,有的说是王氏第四代族人王佩上雾山刨荆根,刨出了大量金银珠宝。
但也有另类演义,说是多尔衮指派王锡衮在此地为自己建筑秘密行宫,分期分批往这里拨款。所以,它的规制之高,很多物品王氏家人都说不清道不明它的来历和其中的秘密。只不过多尔衮39岁就因狩猎坠马不治而亡,庄园自然也就成了王氏家族的了。
王氏庄园的建筑,最重要的特点之一是精美的雕刻。多以“福、禄、寿”为主题,尤其以砖雕、石雕和木雕最为精华。
梦和堂住的是王锡衮三儿子王佩,大门的两尊抱鼓石上,左边的一尊雕刻着蝙蝠大钱、蝙蝠寿桃和蝙蝠盘长,意思是“福禄寿绵长”;右边的一尊则雕刻着蝙蝠桂圆、蝙蝠芭蕉、蝙蝠和磬,意思是“福缘善庆”。二进垂花门的两块抱鼓石上,细部雕刻有梅、兰、竹、菊,还有琴、棋、书、画。二门垂花柱上雕刻了蝙蝠、寿桃和牡丹,意为“富贵长寿方为福”。柱子上还有两个柿子和一把如意,意为“事事如意”。脊头的盘子砖也很讲究,梅枝缠绕着松枝,雕刻细腻,玲珑剔透。二进院正厅上露明的梁架全是当年的漆饰,12块驼峰浮雕,构思巧妙。四梁八柱是典型的中国建筑方式,柱子两侧还镶有24K金饰,不但美观,而且有镇宅之用。
仁和堂是王锡衮的住处,砖雕十分出色,正厅有人物、牡丹、桂圆、狮子和金钱豹,营造的是动物与人和谐相处大团圆的意思。下边角柱雕刻有13个小动物,上部有“马上封侯”、“辈辈封侯”的寓雕,下部是老虎、金钱豹、壁虎、白菜、蝈蝈,意思为“倾国之财”。一块砖雕上,有人在拉弓射箭,公鸡正在打鸣,意为“功成名就”;角柱石雕还有“三羊开泰”、“松鹤延年”等,可谓精雕细琢、栩栩如生。
值得一提的是,一般民宅中忌讳用狮虎图形,但在王氏庄园则随处可见,尤其是仁和堂三进院垂花门的两块抱鼓石还是团龙造型,内侧有龙头凤尾的浮雕。按封建礼制,民居修建的装饰和规格都有规定,像王氏庄园这样敢用龙形作装饰的民居在全国实不多见,显示了主人的非凡身份。
王氏庄园建筑技巧高超,磨砖对缝的运用相当讲究,要求外大里小,里面抹灰,外面严丝合缝,为了粘接牢固,白灰膏里还掺入了鸡蛋清和糯米汁。据说,当时一个工匠一天只能磨一块砖,一个窗花木雕需用几十个工时,可见其考究精细,工程相当浩大。
据专家考察,王氏庄园是仿照故宫和王爷府建造,宏伟的建筑与宽阔的院落及园林式的景致互为映衬,既有王府气派的高贵、清雅,又兼具北方民居的浑朴、粗犷的独特氛围,是我国北方居民建筑的极品。
道光二十年,王家开始败落,可以说,王氏家族和庄园的兴衰,折射了一个时代和一个民族的兴衰。
20009月,我国著名国家级文物及古建专家郑孝燮、罗哲文、王景惠等到王氏庄园考察后,惊呼这是中国古建史上又一新发现。罗哲文先生称,这是我国北方典型的清初四合院,具有较高的文物旅游价值。
其实,王氏庄园的价值远不止于此。一座民居是整合了建筑材料、科学技术、美术、宗教文化、审美取向、风土民情等要素的一个综合体,它折射的内容包罗万象。站在王氏庄园之中,依然能体会到来自历史深处的沧桑和浩然。
中国古建筑的一个重要作用,是以建筑的形制和环境,感召人的精神、凸显文化的价值,历经300多年岁月风云的王氏庄园,给我们留存了无尽的重要文化遗产。
作为古代民居精品和展示清代民风民俗的历史遗存,王氏庄园已陆续拍摄《青春之歌》、《大决战》、《天下粮仓》、《野火春风斗古城》等二十余部影视剧,成为新型的影视拍摄外景地。其实人们今天所见到的王氏庄园,仅仅是当年其鼎盛时的九分之一。
虽然王氏庄园昔日风光不在,很多地方残了、破了、倒了、碎了,甚至被拆除了,也仍可看出她曾经的美丽和尊严,依然显露着当年的荣光与磅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