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宁桥

 梅兰桥

 梯云桥(唐桥)

  黎里是个多桥的古镇,且听老话“出门就是两座桥”、“三步上下两座桥”,可见古镇桥梁之多。
  黎里古镇东自中立阁宛转桥,西到望平桥,南自通秀桥,北至金镜湖的秋禊桥,在0.6平方公里的地面上,有着30多座形态各异的石桥。由于建设性的破坏,好几条小河被填,石桥没有了,又为了自行车、摩托车和汽车,不少石桥改建成水泥平桥。时至今日,黎里古镇还保留着12座古桥。
  每一座古桥,都有历史、故事和传说。黎里最早的大陵桥建造于南宋咸淳元年,大陵桥一桥挑二庙,故称庙桥;稍晚的是明月桥,建于元大德三年。建于明代的桥最多,汝家兄弟联手建造了迎祥桥,全镇百姓为了纪念他们兄弟,称之为“汝家桥”。与此相仿的有鲍家桥和夏家桥;禊湖道院道士和游方僧静善因为“别苗头”,各自建起了望恩桥和普宁桥;潘学士率全镇百姓建造了鼎新桥和登瀛桥。每座一桥都留下了种种传闻,太平桥与土地公公有故事,进登桥同水獭、犀角有传说,相家桥与转世投胎的“再来人”有因缘等等,不仅有历史性,有艺术性,更有趣味性。

  明月桥与过街楼

  元朝初建,我国北方连续战乱,老百姓纷纷南迁。元大德元年,北方青年杨明丰,带着母亲,背着铺盖逃难来到黎里。他在镇西边找到了一个落脚点,施记烟纸店的下滩,就是现在杨家桥东边的河滩上,当时杨家桥只是一座无名小木桥。杨明丰在那里搭建了两间简易平房,开了个小肉铺。儿子挥动肉刀,母亲收账找零,为人厚道的母子俩手勤脚快,童叟无欺,生意一天比一天好。一年以后,二间简易平房实在太狭窄了。可是,一年之内涌来的北民实在之多,整个集镇人烟稠密,很难再找到无主的空地了。于是杨明丰将两间简易平房改建成两层楼房,好在这里的市河比较宽阔,又整修了驳岸,向市河里打上木桩,楼房跨出水面五尺有余。楼下是店面,楼上作居室。
  上滩的施家烟纸店,店主排行第十,大名施十,人称十郎。施家一子已经成婚,女儿月珍待字闺中。月珍的房间紧靠街道,天天推窗观赏街景。自从明丰肉铺开张,上午,月珍看着明丰张罗买卖,斩肉是一刀一个准,秤杆一翘又报斤量又报钱钞。下午,那是最为惬意的时光,明丰上楼小休,月珍开窗相对,四目含情,就那么一丈来宽的间隔,每天都可以说上几句悄悄话呢。
  半年过去,明丰央人到施家去求亲。施十非常恼怒,一个外来小子,竟胆敢动我施家千金的脑筋,不行!明丰无法,暗自叹气,近在咫尺,犹如远隔千里;月珍无法,以泪洗面,每天依旧推窗而望,暗中与明丰商量对策。月珍父母察觉了,下令让儿子媳妇与月珍调换了房间,将月珍打入了后进的冷宫。
  八月初一那天,施十夫妇要进香去了,临行叮嘱儿子媳妇好生看管月珍。可是,一不留神,月珍就不见了。兄嫂俩立马直闯明丰肉铺,下午的肉铺不做生意,店堂内空无一人,两人冲上楼去。果然,月珍与明丰正在房间内卿卿我我。兄嫂俩勃然大怒,嫂嫂嘴里不清不爽的,兄长更是凶狠,当胸一把抓了月珍就拖。月珍猛地一挣,脱出身来,打开南窗,纵身一跃,“嗵”的一声就没了人影。这一段市河的水特别深特别急,等到救上岸来,月珍已经告别了人世。明丰泣不成声,独自上楼悬梁自尽,只留下了廖廖几句遗言:吾与月珍生不能结连理,愿死后做夫妻,望善待吾母,善待月珍父母。肉铺积蓄,留一份作吾母养老,余下悉数用来改建西边小木桥。
  懊悔莫及的施家夫妇痛定思痛,将月珍与明丰合葬一处。花了一年时间,施十主持建桥工程,大德三年(1299年)石桥落成,他从“明丰”与“月珍”的名字中各取一字,取名“明月桥”。家乡老百姓为石桥的建成而高兴,也为施、杨两家的和好而高兴,用谐音将新建的石桥称为“民悦桥”,后来干脆冠上杨明丰的姓氏,叫做“杨家桥”。
  为了更好的照顾好明丰的老娘,施十夫妇改建了两家的住房,南北贯通成为过街楼。据说,它是江南目前发现最早的过街楼。明丰母亲仍旧居住在南面楼上,下面的肉店租赁给他人经营,施氏夫妇与儿子儿媳尽心尽力,颐养明丰老母至天年。
  自从改建成过街楼,这里的烟纸店和鲜肉店生意特别好,近悦远来,财源滚滚。没多久,黎里镇街面宽阔的地段,接二连三地建起了过街楼。

  倒梯形的唐桥

  黎里镇最窄的桥是梯云桥,俗呼唐桥。此桥据《黎里志》记载:初建无考,清乾隆和光绪年间分别再建。黎里的市河名黎川,将三里长街由西而东隔成两半,全仗市河上那十座石桥,沟通南北两岸。十座桥九座是丈三以上开阔,独独镇中心的唐桥最最狭窄,只有丈一(据测量:上宽3.9米,下宽3.7米,成倒梯形),把个黎里市河卡成亚腰葫芦似的。唐桥只有丈一的情委理曲说来话长,事情发生在光绪甲午年(1894年),那是老船爷华之洞与新船爷陶二斗法的产物。
  华之洞是黎里镇的船爷,拥有良田千亩,打造了两条梭飞船,一名华新,一名华兴,备有“拨倒厅”和“茶酒担”,成龙配套出租给婚丧喜事的人家,独行生意,财源滚滚,一家老少活得优哉游哉。不料乡下有个财主陶二,竟然想同华船爷别别苗头,他打造了两条更大更气派的梭飞船,外加买了两条小舢舨,也备了拨倒厅和茶酒担,大有压倒华之洞的架势。
  江南水乡遇到红白喜事都要租用梭飞船,这种船二篷两橹双篙,雇佣的水手又都是好把式,据说这种船像梭子一样来往如飞,因此称为梭飞船。拨倒厅是一种可以临时装拆的简易廊棚,一般用红松做架子,上面盖上抹过桐油的竹榻子,晴雨两用。茶酒担就是茶壶酒壶盆盘碗筷,有时还兼带拆卸八仙桌和长凳椅子。遇到红事白事的人家拖不开场子,就租用拨倒厅茶酒担在空地上设宴办酒。
  光绪二十年初夏,下丝村的王老头死了,儿孙们决定让王老头风光风光,向新船爷陶二租了一大二小三条船游丧。游丧线路,由西向东穿过三里长的市河,绕过镇东的北角亭再向北沿后长荡到村后安葬。新船爷的两条翘头小舢舨在前,一条开道,一条放铳,那条新打的梭飞船,全船朱漆金光雕花画彩,当中两条舱跳,二尺阔半尺厚,从船头直通到船梢。灵柩就安放在船正中,下垫红毡毯,上放万年兴。两旁挤满了披麻戴孝的儿孙。后面六只乡下赤膊船,坐的全是功服、缌麻的小辈。
  游丧船摆开一字长蛇阵,顺风顺水直穿黎川市河而来。镗──镗──镗,通──通──通,小舢舨上锣声铳声响了起来。梭飞船上的水手身手矫健,上身白竹布紧身马甲,九档头排纽,下身玄色灯笼裤,脚穿黑色步云鞋,一样的打扮一样的健壮,动作干脆利落,步伐矫健有力,步云鞋上那一对蓝色绒花跳腾得脚下生
  风。双橹两篙,合着号子一齐发力,激得船头的水声呼啦呼啦作响,梭飞船箭一样地射向镇中心的唐桥。
  新船爷陶二缓步从茶馆里踱出来,黑胖的脸上那一双肉里眼高兴得只留下一条细缝,左手托着紫砂茶壶,右手捻着下巴上稀稀拉拉的几根胡须。借着锣声合着铳声,两只小舢舨冲过了唐桥,梭飞船载着一船哭声犹如一把巨大的梭子飞了过来。轰──一声巨响,震得地动山摇,震得船上噎住了哭声,震得两岸看热闹的人大惊失色。唐桥抖了三抖,剧烈的磨擦使船舷冒出了阵阵青烟,拼命往前窜的梭飞船痉挛着,被两个桥墩死死地卡住了。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船头刚过桥洞,前舱的船舷就被牢牢的卡死了,丈二的船竟然被丈三的桥洞卡死了。
  满心欢喜的陶二足足三分钟没有回过神来,只见他气急败坏地奔到河埠头,声嘶力竭地命令:“退船,退船,快退船!”可是,丧家坚决不肯,自古以来,只有送丧的规矩,没有退丧的道理,退丧是要触霉头的!唐桥咬死了梭飞船,立时招来了全镇百姓,人声鼎沸,舆论哗然。几个有头脸的人物最后定了调子:退丧是不行的,黎里不能破这个规矩!
  陶二满脸通红满头大汗,沙哑着嗓子,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砍砍……砍掉船舷子!”两个水手跳上岸,从棺材店里借了两把大斧,乒乒乓乓一阵子,船舷子变成了碎木片掉到了水里,随着旋涡转走了,砍了船舷的梭飞船,赤膊鸡似地灰溜溜地向东氽去。
  这场好戏的导演就是老船爷华之洞。想当初陶二在乡下打造梭飞船,华之洞又气又急,恨不得立马宰了陶二这只田墩狗。也不知是哪位菩萨显的灵,黎里镇中心的唐桥正好重建。横跨市河的石桥共计10座,每座的宽度都超过丈三,照老例重建的唐桥也应当是这个尺码。阿弥陀佛,华之洞突然心生一计,马上化钱雇了一个江北小叫化子到陶二家去。一个黑不溜秋的小叫化子来讨几个小钱要几口冷饭,丝毫没有引起陶二的注意。不过,傍晚时分,华之洞已经知道了陶二的梭飞船长三丈六,阔一丈二。
  接下来,华之洞成竹在胸,登门造访了桥把头,到底送了多少银元,至今谁也弄不清了,反正唐桥,也就是“重建梯云桥”的两个桥墩成了升箩形,上宽丈二,下宽丈一。解放后,这座梁式单孔石桥,作为文物保护至今,完好无损。每当水浅时,老一辈总要指着倒梯形的桥墩说起华之洞和陶二的那段历史。

  “厚脂纳得”的梅兰桥

  黎里镇东头有座民国年间建造的梅兰桥,沟通南北两岸,镇上老人往往在桥名前加上“厚脂纳得”四字,黎里土话,就是厚着脸皮为自己涂脂抹粉的意思,这里也有一段真实的历史。
  黎里镇九成湾是个热闹地段,南边连接着好几个相当规模的村落,最大的村叫荡上,村民有百家,再加临近的浙江南汇、廊下、田乐等乡村,那里的村民购物办事到黎里上街,走九成湾最为便捷。可是,从荡上到镇东头,隔着两条河,都只有一只曳渡船,靠行人自己曳船过河。两条河水流又急又深,一到发水时节,更是湍急无比,经常有人落水,每年总有人在这里溺水身亡。因此,百姓都盼望这里能够建造石桥。
  民国十八年,荡上到黎里九成湾建起了第一座石桥。说起建桥的起因,倒也算趣事一桩。黎里有两个生意人,诸葛储南和汪星伯,他们喜听评弹《杨乃武与小白菜》,听说小白菜毕秀姑在浙江苍前镇的尼姑庵内当尼姑,决意要见一见小白菜。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向尼姑庵的师太说了一大堆好话,答应不谈往事不提问题,又捐了8块大洋,才到得庵内见到了小白菜。尼姑庵内,一位年逾古稀又饱经风霜的老尼姑,对着两个年近不惑的商人进行了一番絮絮不休的告诫,其核心不外四个字:“多做善事!”回家后,诸葛储南和汪星伯合力在荡上到黎里九成湾之间的小河上造了一座石桥,从二人的名字中各取一字定为“南星桥”。受到合镇百姓和四乡农民的称赞,黎里镇上20多位头面人物与诸葛储南和汪星伯在桥上合影留念。
  可是荡上到镇上,还有九成湾一条河,湍急的水流使曳渡船时不时发生险情。两年之后,有个姓金的商家愿意独资造桥。金老板能在九成湾建桥,这是造福当地的大好事,人人赞成。桥址选择恰到好处,南面是糖坊,桥北左右分别是王宝和豆腐店和东莱阁茶馆。建桥顺利地进行着,不料,桥联,特别是桥名,遭到了众人的非议。先看桥联:
  朝东的一联是:新建设,遥瞻揽胜;利交通,近接南星。
  朝西的一联是:万人屐响,功比慈航普渡;两岸钩连,德存众口成碑。
  前一联,镶嵌了两个桥名,东边是黎里著名的八景之一揽胜桥,南边就是诸葛储南与汪星伯斥资所建的南星桥;后一联,把造桥的功德与观世音并提,吃定众人有口皆碑,不由人产生了些许反感。
  最难接受的是桥名。捐资者丈夫叫金梅钦,妻子叫沈兰芬,他们效法“南星桥”的取名,先在名字中各取一字,忽发奇想的是还要在前面加上姓氏“金”,定名为“金梅兰桥”。消息一出,连日来东莱阁茶馆里,座无虚席,沸翻盈天,大家都在议论桥名的事。修桥铺路本是行善积德之举,现在变成勒石留名的举措,多数茶客认为金家的脸皮确实够“厚脂纳得”的了。众人的议论归议论,可金家照样把桥名刻在了桥石上,这一下可动了众怒。
  再说,九成湾附近的房子及道路,大半属于另一富户周湛伯的,周决定出面交涉,因为桥北堍豆腐店和东莱阁茶馆都是周家的房地产,两爿店面之间的道路也是周家的,于是周氏提出,如果金家执意让桥姓金,那么桥北堍的地面将不让姓金的通过。
  当时,民事纠纷大多在茶馆里让众人评说,俗称“吃讲茶”。周家扬言同金家在东莱阁茶馆吃一回讲茶,让黎里的父老乡亲评出个长短来。金梅钦总算还有点儿自知之明,知道东莱阁茶馆里的舆论对自己不利。于是决定让步,去掉“金”字,改刻成“梅兰桥”。又几经周折,才勉强获得众人的通过。
  20余年后,梅兰桥重建,撤掉了两副桥联,又有人找来了那废弃的“金梅兰桥”条石,一凿为二,倒置着嵌在南侧的桥基上。80多年后的今天,梅兰桥上仍然可以看到那两块石碑,一块是“金梅”二字,另一块是“蘭桥”二字,仍然倒置着。黎里的老前辈过桥时,大多会指着翻倒的这四个字,说起那一桩“厚脂纳得”的前因后果。
  黎里古镇至今已有885年的历史,拥有深厚的文化积淀,造桥铺路的历史也长,其中真实的历史不少,民间传说更是丰富。12座古桥,还有业经改建的那十七八座,每座都有历史,每座都有传说和故事。当前,黎里古镇管委会正专门安排人员,努力挖掘种种历史遗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