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东方体育中心》 周舶 摄 



《银装素裹小屋群》 崔瑾 摄 



《长城》 段东兴 摄

    
    生命源自宇宙,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人类才格外向往天空,无论是不懈地制造飞行工具上天,还是站在地球上用相机拍摄唯美的蓝天,这执着的追求让我们越来越了解宇宙,也让我们能够看到更多如梦似幻的“蓝色交响曲”。

  平时看到的飞机总是围着地球在飞,是不是有一天地球也会绕着飞机转呢?在《国际大都市》中,这个假想终于“实现”了,经过拍摄者后期制作,天空被无数上海的高楼建筑给包围了,飞机被“围困”在圆心,产生了一个圆形的奇异世界。画面中的建筑和蓝天都是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但是通过这样的加工制作后,就变得不再单纯,你可以将这架飞机想象成这个小世界的中心,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也可以想象它是被困在了这个没有出口的圆圈中,被尖锐的高楼们逼迫得无法动弹。这究竟是一片怎样的蓝天?每个人看起来或许都不一样。

  为了将同样的拍摄对象呈现出不同的效果,这决定的关键就在于拍摄的时间、气候和角度,时间还要细分到季节和每天时段的差异,光线在不同时间会将同样的被摄物营造出截然不同的效果。比如《东方体育中心》、《广富林遗址公园》和以及《国家大剧院》三件作品,同样以造型别致的建筑为被摄物,同样利用了镜面的湖水,同样选择了傍晚时分,却产生了完全不同的氛围。但是三件作品都在深蓝色的天空下被勾勒得更加清晰,整个画面在夕阳的照射下呈现出更加饱满的画面感和层次感,十分唯美。而《长城》中,拍摄者选取的角度则是由低斜侧光来表现出建筑的立体感,长城既有延绵的曲线,同时烽火台又有硬朗的支线,通过低斜侧光照射,让长城砖块变得更加明亮,而自然呈现的阴影则增加了画面的色彩和层次,显得气势恢宏。而《银装素裹小屋群》则是利用远景拍摄了瑞士少女峰雪中的小屋,如此众多的小木屋有这样相同的风格,在皑皑白雪中显得那样渺小。正是利用当地冬季的降雪,才能营造出这如画一般的构图,很难想象眼前的一切是由人类自己完成的。

  拍摄建筑,建议一方面选择拍摄的角度,另一方面要选择季节、天气、时间,一般适合早上或傍晚拍摄,就像为建筑找到了合适的妆容,只有这样才能拍到最美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