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处古城东北隅的耦园,三面环水,精致秀美,尤其是园内一座黄石假山是“苏州独一,华东第二”(上海豫园黄石假山第一)。我每趟路过仓街,总会情不自禁地进园,因为那园啊,寄存着我一段难忘的记忆。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耦园是作为一家丝织厂的一部分而存在的。那个时候,园子中轴线上连片的高宇广厦,充作了生产车间,右侧的西花园辟为几位厂干部的临时住宅,左侧的东花园则改成女工集体宿舍及厂工会用房。我母亲从乡下来丝织厂做工,就住在女工宿舍里。
  
    1962年春天的一个星期日,我从高中求学地浒墅关进城看望久别的母亲。在丝织厂的大食堂里吃过午饭,母亲要带我去看看她住的地方。临行,母亲关照进园后要小声轻走,别吵醒了做夜班正在睡觉的阿姨们。我跟在母亲身后进了东花园,不一会,母亲在一处铺满大方石板的开阔地停了下来,轻声说了声“到了”。我抬头一望,一座偌大的二层厅堂出现在面前。跨过门槛,见厅堂正中高挂一块黑乌乌的匾额,上书“城曲草堂”四个大字,厅堂两边堆放着杂物,厅中靠后墙有一架木楼梯可以上楼。我随着母亲拾级而上,登上楼面看见,满眼是杉木板壁,把宽敞的楼面隔出一间间小房间。母亲领我进了她住的房间,里面两张单人床,中间一方桌,桌肚里还塞进两只方凳。楼上静极了,耳边传来风吹过树梢发出的瑟瑟之音。
  
    稍事休息,我又随母亲下楼。跨出城曲草堂,对面就是好大一座黄石假山,假山西边是一精巧旱船(藤花舫),母亲说“这是工会图书室”,我见有工人正在借书。假山中间有条弯弯小径,徐徐走出,便见一游廊,母亲引导我踏进游廊朝东而行,来到一座飞檐小楼前,母亲说它叫“听橹楼”,住在楼上可听到园外内城河里“咿呀”摇船声,楼下是女工的简易洗澡间。游廊折北,朝前走便见一池清水(受月池),池塘上架有三曲石板木栏小桥(宛虹桥),池塘之西有一四方正正的水榭(山水间),里面居然开着理发室……
  
    一晃52年过去了,母亲也在她74岁那年去世。“文革”后耦园划归林园部门管理,又经过多次的全面修葺,成为一处园林胜景。我一次次游览耦园,多半是思念母亲,进园必定首奔城曲草堂,母亲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已经恢复古园“补读旧书楼”原貌。哦,此处原是园主读书修身养性之所,怪道幽静如斯!
  
    呵,耦园越来越雅致、美丽,2000年11月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可惜,母亲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