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在苏州古典园林中具有使用与观赏的双重作用。它常与山池,花木共同组成园景,在局部景区中,还可构成风景的主题。山池是园林的骨干,但欣赏山池风景的位置,常设在建筑物内,因此建筑不仅是休息场所,也是风景的观赏点。建筑的类型及组合方式与当时园主的生活方式有密切的关系,因而园林建筑以其数量之多与比重之大形成为一种突出的现象。一般中小型园林的建筑密度可高达30%以上,如壶园、畅园,拥翠山庄;大型园林的建筑密度也多在15%以上,如沧浪亭、留园,狮子林等。正因为如此,园林建筑的艺术处理与建筑群的组合方式,对于整个园林来说,就显得格外重要。
苏州古典园林中的建筑不但位置、形体与疏密不相雷同,而且种类颇多,布置方式亦因地制宜,灵活变化。建筑类型常见的有:厅、堂,轩、馆、楼、阁,榭、舫、亭、廊等等。其中除少数亭阁外,多围绕山池布置,房屋之间常用走廊串通,组成观赏路线。各类建筑除满足功能要求外,还与周围景物和谐统一,造型参差错落,虚实相间,富有变化。
由于使用性质的不同,建筑处理也有不同。厅堂多位于园内适中地点,周围绕以墙垣廊屋,前后构成庭院,是园林建筑的主体。厅堂造型比较高大宏敞,装修精美,家具陈设富丽,在反映园主奢靡生活方面,具有典型性。留园五峰仙馆、狮子林燕誉堂均为这类例子。可观赏周围景物的四面厅,多建于环境开阔和风景富于变化的地点,四周门窗开朗,并绕以檐廊,既可在厅内坐观,又便于沿廊浏览,如拙政园远香堂。书斋,花厅,环境要求安静,常与主要景区隔离,自成院落,在建筑处理上则另有一种格调。如留园的还我读书处,拙政园玉兰堂,前面都有小庭院,虽无山池之胜,但几株花木,散点石峰,也堪构成小景。至于亭、榭,曲廊,主要供休憩、眺望或观赏游览之用,同时又可以点缀风景,所以此类建筑多设于山巅,水边或园林四周,所谓“花间隐榭,水际安亭”就是这种手法的表述。
       园林建筑的造型与组合,都求其轻巧玲珑,富有变化,建筑形式亦无定制,普通住宅房屋,多用三间五间,惟有园林建筑,一室半室,随宜布置,结构采用斗拱的极少,装修亦不雕鸾贴金,力求朴素大方。
园林建筑的空间处理,大都开敞流通。尤其是各种院落的灵活处理,以及空廊、洞门、空窗、漏窗、透空屏风、桶扇等手法的应用,使园内各建筑之间,建筑与景物之间,既有分割,又达到有机联系,融为一体。例如留园古木交柯与石林小院二处,内外空间穿插,景深不尽。
      园林建筑的色彩,多用大片粉墙为基调,配以黑灰色的瓦顶,栗壳色的梁柱,栏杆、挂落,内部装修则多用淡褐色或木纹本色,衬以白墙与水磨砖所制灰色门框窗框,组成比较素净明快的色彩。而且白墙既可作为衬托花木的背景,同时花木随着日照位置和阳光强弱投影于白墙上,可造成无数活动景面。 
      园林建筑还可以作为造景的手段。不论是对景、借景、或景物的变换与联系都起着重要的作用。
建筑用于对景,方式多种多样,如拙政园远香堂北面正对雪香云蔚亭,东面正对绣绮亭,反之,从雪香云蔚亭南望可畅览远香堂与倚玉轩一带。这种把建筑与建筑,建筑与景物交织起来融为一体的处理是苏州古典园林造园艺术的一种优秀手法。
建筑用于借景的有远借、邻借、俯借、应时而借等方式。建筑的门窗、廊柱之间,也可作为取景框,其中不乏构图的佳例。
季节气候与房屋处理亦有关系。如拙政园的三十六鸳鸯馆即为考虑冬夏二季不同的应用,听雨轩则以观赏雨景为主题。
       建筑在园林中与山、池、花木的有机配合,是造园艺术手法中的一个重要问题。
       山上设亭阁,体形宜小巧玲珑,加上树木陪衬,形象自然生动。同时,又因其位于园中制高点上,无论俯瞰园景或眺望园外景色,都是重要的观赏点。拙政园的雪香云蔚亭,待霜亭,绣绮亭可作为此类建筑的代表。这几座山亭不但本身形体优美,造型各异,而且与环境配合恰当,为园景增色不少。以建筑为主体,山石为辅的处理手法,有厅山(如留园五峰仙馆前后院)、—楼山(如留园冠云楼东侧),书房山(如王洗马巷七号某宅庭院)等。
       临水建筑为取得与水面调和,建筑造型多平缓开朗,配以白墙,漏窗及大树一、二株,能使池中产生生动的倒影。建筑与水面配合的方式,可分为几种类型:一种是凌跨水上,如拙政园的小沧浪。网师园的濯缨水阁,耦园的山水间;一种为紧邻水边,如拙政园的香洲、倚玉轩、留园的绿荫轩、清风池馆;另一种与水面之间有平台过渡,如拙政园的远香堂,留园的涵碧山房、怡园的藕香榭等。后者往往由于平台过于高大与水面不能有机结合,显得不够自然。 
       建筑在园林中与花木的配合也极为密切。不仅花木配置可以构成庭院小景,而且花木形态、位置对建筑的构图也起很大作用。从现存的园林里,可以看到许多建筑与花木配合恰当,组成优美园景构图的实例,尤其建筑与生长多年的大树有机配合,是一种传统手法:注如留园、拙政园,网师园、沧浪亭等处都有不少此类例子。
       苏州古典园林的建筑是在封建社会中发展起来的,因此虽有不少传统艺术手法可供借鉴,但其类型与性质都是为了适应当时园主剥削阶级奢靡生活的需要,以致建筑物过于密集,对于园林再现自然的意趣终有矛盾;加上当时建筑艺术受到剥削阶级意识形态的影响,造成有的建筑装修雕饰繁琐,费工费料。
       中国建筑是世界优秀建筑的代表之一,苏州园林建筑又是中国建筑中的精品。今天,除却所能见的一百几十处各级文物保护单位以及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园林建筑,苏州还有一批虽不能评定为文物、却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和传统风貌,极具保护价值的古民居,至今还散落在古城区未改造的巷陌河畔。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城市的改造,一方面,使得古城区这些尚存的因年久失修已残破不堪的古建数量越来越少,另一方面,在城市中新增加的建筑中又很少能看到我们本土的建筑传承。长此以往,优秀的传统民居会不会消失?而在“千城一面”的城市同质化中,苏州又凭什么使苏州成其为苏州而不是其他城市:保护和修复好前人留下的园林建筑精品;继承前人园林建筑精髓的基础上,努力建造出同样可以流传后世的建筑精品。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是历史文化的最好载体。不可否认,西式建筑之所以在中国落地生根,并被我们所广泛认可,固然有其优势所在,比如建筑的时尚、简约、节能安全以及高舒适性等。而传统的本土建筑则由于功能性差,散状性布局,在使用和推广上受到了很大的制约。然而,以苏州园林为代表的传统本土建筑中所表现出来的建筑艺术和历史文化内涵,却是西方建筑无法比拟的。近年来,我市连续出台了《苏州保护古建筑条例》、《苏州市古建筑抢修保护实施细则》、《苏州市区古建筑抢修贷款贴息和奖励办法》以及《苏州市市区依靠社会力量抢修保护直管公房古民居实施意见》等规章措施;确定了苏州古建筑保护的操作理念和具体路径:本着“不求所有、但求所在”的原则,实行古建筑产权多元化、抢修保护工作社会化、运作市场化。

  相对于留园、拙政园等著名的文物建筑,散落在大街小巷中的苏州老房子,固然以其轻巧精细古朴著称于世,但任何精致的房子,如若没人居住,还是犹如丢了自己的“魂”,名存而实不存。对于这些充满了文化底蕴的老宅,改造固然是在于“修旧如旧”,但在保护、控制建筑主体格局、风貌特征的前提下,与文物不同,就是老房子还是要最大限度地满足人们的各种居住功能。这就需要对修复后的老房子功能准确定位。葑湄草堂,苏州官太尉河畔盛家带31号,一座占地1874平方米的大宅子,建国后,一下子住进了30多户居民。1999年,修缮前勘查时,看到原来的厅堂被当做公共厨房,煤炉一只连着一只,门和窗也无法关闭。在将住户协议搬迁后,苏州新沧浪房产公司就按照苏州园林建筑的风格,挖池叠石、建亭筑轩,非但如此,在修缮中,除抬高地基防潮处理,还增加了水电煤气、雨污水、通讯、网络等基础配套设施和消防设施,适度改善了天井、围墙、窗体的尺度和比例,提高整个建筑的通风采光效果,并増加必要的使用功能,如园林式餐厅、厨房、车库、现代化洗手间等。改造后的葑湄草堂,屋前廊后,蜿蜒的水池、小桥、亭榭、湖石、假山,排列结构错落有致,深得苏州园林之精妙,让这座200多年的古宅平添了时代的气息。

  作为一个快速发展的城市,要保持苏州的城市特色和历史文化底蕴,仅靠保留一批古建筑是不够的。能否将传统历史文化与当代生活时尚和谐结合,将苏州园林的特点和现代别墅的营造完美嫁接,也是能否更好继承的关键。当前,国内中式住宅的开发渐有抬头之势,出现了一批诸如清华坊、芙蓉古镇等精品,但也有一些中式住宅面目不清,似是而非。中式住宅并不是简单地加上一些中式符号的概念,不是形式上的模仿甚至复古,因为这样难得其神韵,很有可能“画虎不成反类犬”。讲保护不仅仅是对古建筑“形式”上的保护,更重要的是要取其精华来加以传承,即对“形态”的保护是更重要的,继承其神韵和精神,改变不适合现代人生活需求的部分。

  比如“姑苏人家·园林别墅”,在传统风貌上,吴都学会和开发建设单位用封闭的高围墙分隔每户的空间,确保每套别墅的私属空间,使之真正成为私家园林住宅;会客厅、居住区、用餐区“品”字形分散布局,在满足功能分区的同时也对园林景观的利用达到最佳效果;利用走廊连接各建筑,同时满足交通需要和艺术表现;通过园林景观的层次设计,山水树木、花草鱼鸟的布置以及砖石木雕、题匾楹联的内容,将苏州的历史文化演绎在生活中。而在使用功能上,还配备先进的无机房电梯,设置自然采光通风条件下的地下室,建造充分体现现代个性功能如地下家庭影院、储藏室等。再加之下沉式庭院景观的设计,小区围墙、私家院墙、地下密室等三层防卫措施,引入中央空调、保温隔音门窗、地暖、循环水处理系统,全方位提升人们的生活品质,并在节能和环保方面提升了项目的品质。

  中式传统建筑的建造和修缮,牵涉到策划设计、工程施工、建材设备、园艺绿化、景观雕塑、装饰装潢等一系列工艺程序。每一个环节都需要一批具有专业技术水平的人才,才能使这一工序得以顺利完成。由于对相关技术的要求高、难度大,目前中式建筑少有人愿意实施。所以,构筑一支具有中式传统建筑的建造工艺,并具有专业技术研究、培训的专业团队就至关重要而又是当务之急。

  一方面,古城区尚存的、因年久失修已残破不堪的古建筑数量越来越少,另一方面,在城市中新增加的建筑中,又很少能看到我们本土的建筑传承。长此以往,优秀的传统民居会不会消失?而在“千城一面”的城市同质化中,苏州又凭什么成其为苏州而不是其他城市?

  讲保护不仅仅是对古建筑“形式”上的保护,更重要的是要取其精华来加以传承,即对“形态”的保护,继承其神韵和精神,并改变不适合现代人生活需求的部分。
姑苏·桃花源与苏式大宅院漏窗与瓦搭花窗

对于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对于房子,窗户则是建筑灵魂的眼睛。也正是光的朗照和色彩,给建筑赋予了生命的动感和诗意的内涵。二三百年前的欧洲,建筑上的巴洛克风格和洛可可风格风靡一时,有许多《小夜曲》就是在当地那些特有的凸形窗户下演唱的,这里是情人幽会的好地方,流传着无数浪漫的故事。作为21世纪新苏州人居典范作品之姑苏·桃花源,自然也少不了这动人心弦的篇章。

  一、漏窗

  漏窗是一种满格的装饰性透空窗,是构成园林景观的一种建筑艺术处理工艺,俗称为花墙头、花墙洞、花窗。计成在《园冶》一书中把它称为“漏砖墙”或“漏明墙”,“凡有观眺处筑斯,似避外隐内之义”。

  苏宅中的漏窗,形式数不胜数,其图案也变化无穷,琴、棋、书、画,花木蔬果,数字器皿等等,其艺术之精湛,内涵之丰富,堪称一绝。向大自然敞开,是花窗寓意的重要原则。“檐飞浣溪水,窗落敬亭云”。窗子又是苏宅建筑的取景框,人们凭借洞窗捕捉天籁,在恍惚迷离的氛围中,谱写出朦胧的诗意。

  姑苏·桃花源的漏窗,主要设置在私家内庭院的分割墙面上,透过漏窗,形成与邻居庭院似隔非隔,似隐还现,光影迷离斑驳,可望而不可即的意境。随着主人脚步的移动,景色也随之变化,平直的墙面有了它,便增添了无尽的生气和流动变幻感。

  二、瓦搭花窗

  如果说花木郁葱有致,自态横生是园林的霓裳;陈设简洁淡泊,虚疏散朗是园林的胸襟;山水立意空灵、淡定娴雅是园林的品性,那么形形色色的瓦搭花窗,便是园林的点睛之笔!

  瓦搭花窗也属漏窗中的一种,它取材于苏宅屋顶上的瓦,瓦本身形体单一,但由匠工的巧妙组合,亦变化出丰富多彩的图案:鱼鳞式、金钱式、戒脂式、绦条式、软脚万字式等等,简洁大方,令人赏心悦目,寓意深远,让人回味无穷。

  在姑苏·桃花源,设计师们吸纳了古典园林花窗设计中的精华,糅合进书法“曲”、“幽”、“透”、“漏”的意味,将窗的形式与美感发挥到极致,让主人的心灵和眼睛穿过屋宇的窗户、框格去选美、赏美,犹如李渔在《闲情偶寄》中所描述的“无心画,尺幅窗”之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