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榆次古已有之。西周时,部落首领榆罔(其祖为神农氏)的后裔在榆社(山西榆社县)一带建立榆州国,榆次因与之相次接属而得名,战国时期已经建城。岁月迢递,榆次老城逐渐消失。从本世纪初起,经过对主要历史遗迹“外科手术式的拼合”,这座古城终得复活。

    榆次老城现占地100万平方米,规模宏大,布局严谨。榆次县衙素有“三晋第一衙”之称,始建于宋朝,占地2万平方米,是全国规模最大、格局最全、建筑最巧的县级府衙。它坐北朝南,左文(吏、户、礼三房)右武(兵、刑、工三房)、前朝后寝,完整地体现了传统的礼制思想。其最具特色的是,衙门前立有草白玉石质牌坊,阳面正中“民具而瞻”四个大字赫然在目,意为“你治下的庶人全看着你”。两侧题字分别为“正风”、“敦仁”、“崇礼”、“尚俭”。衙门楹联也是劝官尽职爱民:“居官当思尽其天职,为政尤贵合乎民心。”我想,封建社会对官吏的这些要求和警戒方式,在今天也不无启示和借鉴意义。

    县衙一侧,一般对称设置城隍庙,县太爷管理阳间,城隍神执掌阴间,护城佑民,体现了古代“阴阳各司其职,人神共治”的思想。榆次老城亦然。榆次城隍庙始建于元代,当时就占地6000平方米,是国内现存最古老、保存最完好的城隍庙之一,被世界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基金会誉为全球最精美的古建之一。仰首四望,满眼是石雕、砖雕、木雕、匾额、楹联、壁画的精品荟萃,工艺精湛,匠心独运。

    商以城而兴,城以商而名。榆次老城的明清街,就是一幅活灵活现的明清商贾图。走在这条2000米长的石板路上,只见商号云集,店铺林立,商品繁多,市声鼎沸。我出生于晋中,祖上也曾经商,面对此情此景,一种“晋商今日又重来”的感觉油然而生。商铺为两层建筑,原汁原味地保留着古代“前店后坊,前铺后户”的格局和特色。这里还复原了当年众多久负盛名的大商号。四条主街交会处,一座过街骑楼巍然耸立,最高层东面题写“天下第一楼”的巨匾十分醒目。这是当年榆次市场繁荣、金融发达的见证。

    老城建有庙前、衙前、清虚阁三座广场和东花园、西花园、畅春园三座公园,将北方古建的大气与江南水乡的灵秀融为一体,供人们悠闲怡情,从事各种文体活动。中国民间文化艺术博物馆亦建于此,收集陈列着瓷器、钱币、家具、字画、服饰、鼻烟壶、茶具、酒具、民间工艺品、根雕等近万件藏品,展现了中国民间文化艺术几千年的发展轨迹。

    榆次老城是“老”,但这正是其价值所在。古韵悠悠。出入老城,如同浏览中国封建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典型样本,又像穿越历史隧道,欣赏古人继承创新的生活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