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丘引客来


虎丘剑池  
 
     虎丘是一个花香满地的胜地。清人俞史南《虎丘竹枝诗》所描绘的“阖闾霸业夕阳边,七里花香带碧烟”,形象地道出了虎丘花潮香海的盛况。
  
    中国自古就有“香草美人”的情愫。在古诗文中,古人常以各色的花草代指各种各样的情感追求。比如,柳隐喻离别,兰隐喻正直,荷隐喻纯洁等。特别是屈原在《离骚》、《九歌》等代表作品中,便列举了种类繁多的香草植物,来比喻“香草美人”,“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以木兰草莽象征自己对真理至死不渝的追求;以“制芰荷以为衣兮”的浪漫象征,比喻自己的刚正不阿、中通外直、出污泥而不染的气节。用植物象征一种芬芳久远的高尚品德和诗意的文人情怀,为后人世代传颂和向往,以致后来逐步演化成百花生日的花朝节、百花节,专为花神建庙,无不受这种民族基因影响,在世界范围内,以花草为节的传统,恐怕只有中华民族才有如此深厚的情怀了。
  
    花朝节的由来,最早在春秋的《陶朱公书》中已有记载。至于“花神”,相传是指北魏夫人的女弟子女夷,传说她善于种花养花,被后人尊为“花神”,并把花朝节附会成她的节日。唐宋时已在宫廷、民间流传甚广,祭拜花神,种花、载树、挑菜(指采摘野菜),亲朋好友郊游雅宴,文人雅士饮酒赋诗,好不热闹。花朝月夕,世俗恒之。旧时,正月十五的元宵节、二月十五的花朝节、八月十五的中秋节这三个“月半”被视为同等重要的岁时节日。
  
    苏州大约在明代兴起花朝节,到了清代成为地方一大特色民俗活动。明清间,虎丘一带已经成为国内著名的四大香花产区之一,“虎丘茶花”为苏州一大特产。所谓茶花,即白兰、茉莉、玳玳(或栀子)的统称,是窨制花茶的原料,有“天香”之誉。栀子花、白兰花都是浓香型花卉,茉莉花是清香型花卉,共称“香花三绝”,而且三花都在同期开放,有如花香国里三姐妹,广为民间各阶层、特别是妇女的喜爱。三花既可饮食,又可佩戴,市场随之而起,虎丘花市渐渐远近闻名。为了确保花市年年丰盈,于是,花商与花农联合建造了多座花神庙,代有兴废,其中虎丘花园弄内花神庙始建于明洪武年间(1368-1398年),祀十二月花神,庙内有古榉树,粗数围,后毁于“文化大革命”。另有虎丘西山庙桥南堍一处花神庙,为清乾隆年间建造的地灵庙(土地庙),道光年间改建为花神庙,于光绪年间进行修葺,进入当代已成残庙,仅存建筑的山墙上还嵌有多块修建记事碑。
  
    旧时苏州每年农历二月十二日“百花生日”,虎丘花神庙都要举行隆盛的庙会,唱戏献供。此时天气逐渐暖和起来,正是百花争艳时,春色一片绚丽,野外绿草如茵,桃红柳绿,踏青野游,观花赏景,的确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日子。市民们赶热闹,赏花、踏青和赏红。《清嘉录》云:“闺中女郎剪五色彩缯,粘花枝上,谓之赏红”,以此就能免灾。后来逐步演化成妇女的节日,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花朝节时,虎丘花神庙会人山人海,城中妇女剪彩为花,插之鬓髻,以应时节;闺中姑娘有“扑蝶会”,纷纷结伴而行。文人雅士则以花诗、花绘为乐。花农花商则在此日会集花神庙前,杀牲供果以祝神诞,或演戏文娱神,引得成群结队的游客前来观看,形成热闹的庙会场景,香风花海,其况之盛,可领吴地时尚。
  
    花朝节时还有制作花卉糕点的习俗。据传,虎丘后山有一古玉兰树,“宋朱勔自闽所构,未及进御,移植于此……今孙枝已高数丈,花时素艳照空,望之如云屋琼台。”旧时,此株古玉兰也是“百花生日”的观赏处,有“玉兰房看花”的时俗。看花赏景之际,妇女们还将玉兰花瓣拾回去做饼,“闺人拾取花瓣,和粉面蔗霜(糖),下油熬熟,名玉兰饼,以佐小食,亦隽品也。”玉兰花做“玉兰饼”,可见苏城女子的聪慧。
  
    有趣的是,世界名著《红楼梦》中亦有吴俗二月十二“百花生日”的记载,不过被作者巧用了——林黛玉、花袭人均生于二月十二日,林黛玉这位出生在一等繁华之地的苏州姑娘便隐含了花神之圣诞,有了“香草美人”的寓意。或许这是曹雪芹在虎丘百花生日时的灵感一动?涌动千年花潮的虎丘就是这样令人神往,去寻觅诱人的天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