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南地区传统建筑中,有一种十分重要的建筑形制,对于建筑地方特色和民族特色的表现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这种建筑形制,就是干栏式建筑。
    有人把它称为“带脚的房屋”,意指其以支柱架空,离地而建,居住面抬离天然地表的高度自三四十厘米以上乃至数米。它的结构特征是立柱架屋,空间特征是上实下虚,即所谓“悬虚构屋”。水上“湖居”亦属这种类型。还有人认为楼与阁也应看做是一种演变了的干栏建筑。
    这是一种最早的原始方式的居住形态,在我国古代曾广泛流行于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可以说整个南中国都是以干栏式建筑形制为主。直到今天,在云南、贵州、四川、广西、湖南以及海南岛、台湾等省区还普遍使用着这种建筑,可见其生命力之强大和绵延。
    但是,对这种建筑形制的起源、发展以及相联系的种种问题,我们的研究是很不够的。早在四十年前,有学者就指出,“过去对这种建筑形制的研究,仅着重于文献记载或结合民族学资料去考察,对于它的发生、发展以及其形制结构等都比较难于解决,甚至于在建筑史的研究上也很少接触到它的源流,从而忽略了这种建筑在我国文化史上的重要地位。”也就是说,以往的研究多限于考古学、历史学和民族学的角度,很少用建筑学,尤其建筑文化的观点去发掘。
    随着干栏考古资料的丰富,干栏民居调查的深入,我们对干栏建筑的认识逐步深化。但同时,摆在我们面前要研究的课题就更多。干栏式建筑体系不仅与北方穴居体系同为中华历史上悠久古老的建筑文化,而且在中国传统木构体系的形成与发展中,它可能比穴居体系有更为重大的影响和作用。因此,研究干栏建筑体系的发生、发展及其演变的规律,在建筑历史与理论上的重要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干栏”一词是西南少数民族对自己住房的称呼,由于汉语转译音变,又有不少别称,如“高栏”、“阁栏”、“葛栏”、“麻栏”、“栏房”等等。这些称呼的含义都是“楼居”的意思。
    我国古代文献不乏关于干栏的记载,最早见于《魏书一。一卷·僚传》:“依树积木,以居其上,名日‘干栏’。”此后,则史不绝书,如:晋张华《博物志》:“南越巢居,北朔穴居,避寒暑也。”《旧唐书一九七卷·南平僚》:“土气多瘴疠,山有毒草及沙虱蝮蛇,人并楼居,登梯而上,号为‘干栏’。”
    宋乐史《太平寰宇记》:“蜜州(今广东信宣)昭州(今广东平乐)风俗,悉以高栏而居,号日‘干栏’。”同书卷八八记述剑南道昌州风俗,“吴夏风,有僚风,悉住丛箐,悬虚构屋,号‘阁栏’。”   
    宋范成大《桂海虞衡志》称;肚人“民居苫茅为两重棚谓之麻栏”。
    明末邝露《赤雅一卷·蛋人》: “浮家泛宅,或住水浒,或住水栏。”
    这些记载联系先秦典籍不少关于远古巢居的追述,从它们相同建筑本质特征分析,可以看出二者之间的渊源关系。根据已知的材料,并由之进行合平科学性的逻辑推测,我们可以勾画出干栏建筑起源演化的粗线条图景,在没有更多的考古实证的情况下,也许只能提出这样的假说,相信随着田野考古的发展,人们的认识将会更加全面深化。
(一)“干栏”的发展序列
从房屋底部架空,居住面离地的基本特点为分类标准,按事物发展由简单到复杂,有低级到高级的逻辑规律,建筑历史所出现的住居形式属于干栏式的,可以排列成如下发展顺序:巢居一栅居一干栏一半干栏一地面木构房屋。其中,巢居是干栏的起始原型,栅居是干栏发展的初级阶段,半干栏是干栏向地面建筑过度的一种山地表现形态和进一步的发展。
   

 
    运用事物发展逻辑分析方法提出发展序列,这个方法虽然可以把各个领域中的概念系统全部组织成一个体现事物发展进程的历史集合,但“事物的实在形态,在实际出现于时间中的次序,一部分跟概念逻辑的次序是互有出入的”(黑格尔《法哲学原理》40页)。所以,在干栏的发展史上常有巢居和栅居并存,全干栏和半干栏并存等现象,这是因地区、环境、民族、历史文化等条件不同,发展不平衡的表现,并不妨碍序列规律的成立。
    ()序列各阶段的基本特征
    1.巢居
巢居是把住所建造于自然原生木上, “构木为巢”,若鸟巢然。它是人类在进化过程中因袭栖之于树的传统居住方式的直系发展。也许受到鸟巢的启示,它不仅仅是人类的劳动成果,更重要的是,它作为“建筑”,一定是人的有意识、有目的的营构创造思维的产物,尽管这还是一种最原始的建筑形式。它又有下面二种形式。
 

 
    独木槽巢。巢居形式史称“榴居”。即利用一株大树的枝丫搭设类似窝棚的庇护所,空间狭小,只容少数人栖身,进出则就树上下攀缘。这种形态的真实面貌在今天的非洲、南美洲、澳洲、东南亚、印度等地一些热带雨林地区的某些古老原始部落中仍可以找到实例。
    多木槽巢。随营造技术提高和人口的增殖,需要争取更大的空间,于是利用几株相邻的数木建造的居所,同时也更为稳固、安全。在四川出土的一件商代青铜罅于上刻画着一种象形文字,“象依树构屋以居之形”山即为这种多木槽巢的生动写照。
    2.栅居(桩居)
    巢居时代人们并未脱离依附自然物来解决居住问题,靠原生树木构屋的方式毕竟束缚着人们日益增长的生活内容,限制了人们的活动。当石器工具发展,原始人学会伐木打桩,然后依靠木桩来架屋造房,这便是栅居。它已具备了干栏式房屋的雏形,是干栏的低级发展阶段。
栅居的出现不仅是营造技术的一大飞跃进步,而且在建筑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标志着人类的营造活动最终摆脱了自然物的支配,获得了相对的自由,第一次按照自己的意志建造自己的天堂,从此建筑业开始了长足的发展。这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栅居可以灵活变化空间以适应各种不同的需要,根据具体实际决定住屋的大小,更可以获得较大的空间和理想的空间,不像巢居那样,选择性小,受固定条件的限制;二是人们可以自由选择居住地点,利用寻找适合生存、环境优越的栖息地,改善居住环境质量:三是以村落聚居的观念由此而生,居民点及其规划,在历史上首次出现。原来分散的单个住居被集中形成建筑群,使氏族、部落可以在一个基地共同生活,增强了原始集体同自然界作斗争的力量。栅居作为人类历史上首创的“全人为建筑”,其意义不可低估。
 

 
    3.干栏
    当榫卯技术发展到使结构组合更加稳固时,就可以不用栽桩族群.聚落.民族建筑.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十六届世界大会专题会议论文集的办法,而直接在地面加垫石立柱,成为名副其实的干栏。它较栅居更为先进优越,其选址更为灵活广泛,在不易打桩的岩丛硬土地区,照样可以建造;能够避免栽柱受潮易腐的缺陷,延长建筑寿命;基础工程量少,节省材料,加快施工速度,提高建筑经济性。
随着人们征服自然能力的提高,自然恐惧心理日益减少,居住面呈现出由高到低,向地面接近的发展趋势,毕竟‘‘落实’’到地面更方便人们的活动。在干栏发展阶段,则表现为高干栏向低干栏演化的过程,以及这一过程的各种复杂的多样化的建筑形态。
    4.半干栏
半干栏是一种半楼半地的建筑形态,苗族、布依族的“半边楼”可以作为它的典型代表。这是干栏应用于坡地的一种独特的方式。它反映出人们两种创造意图,一是如何用更经济的办法适应地形,利用坡地空间;二是如何克服全干栏与地面连系不便的缺点,争取地面活动自由度。这是干栏式进入山地以后的必然发展趋势。
 

 
    干栏建筑最后的演变,终于从空中降至地面,楼居为地居代替。这个建筑事实已从考古材料获得证明。在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新石器时代干栏遗址中,第四文化层为高干栏,第三文化层为低干栏,第二、第一文化层则出现栽桩打桩式和栽桩式地面建筑。这表明,时间越靠后,干栏式建筑越来越靠近地面,以至最终成为地面建筑。

    在穴居发展系列中也可以看到人们力求把居住面置于地面同样的趋势,或者说规律,只不过干栏是由上而下,穴居是由下而上,殊途同归,相反相成。它们的合流,为中国木构建筑体系的形成奠定了历史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