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语

鲁杰说,现代建筑解决住房功能问题,无法像中国传统建筑那样面对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终极之问,所以,我研究古建不只是关乎文化艺术,而是意识到它必须造福人类。好建筑是有生命的,我们要对得起那些有生命的好建筑。
本期嘉宾
鲁杰,1945年生于成都,古典建筑高级工程师,四川古建筑科研所所长。已出版《华夏古亭》《天人合一紫禁城》等专著17部。花费八年心血完成的国家八五重点图书《中国古建筑艺术大观》(十卷本)影响深远。1989年中央电视台神州风采节目《四川古建筑艺术》撰稿人。近日根据他创意的青城山地标性建筑——老君阁即将落成,更引起各界关注。
对话
我们要对得起那些有生命的建筑
成都城市格局的科学性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进入建筑行道已40多年,单是从事古建筑修复、古建筑营建已近30年。你如何看待成都城区格局的形成?

鲁杰(以下简称鲁):成都“二江抱城”和“三城相迭”的格局,这是中国城市中唯一的。东为大城,西为少城(清代改建满城),中心为皇城。这涉及“三桥九洞石狮子”的来历。
俱往矣,单看明朝的成都。第一代明蜀王是朱元璋的第11子朱椿,历史上称作蜀献王。修建者把蜀王府位置定在今天人民南路展览馆到红照壁一带,此地为成都城中心。一座雄伟壮丽的皇城浑然落成。与此前成都的建筑相比,它的精美和气度都是前无古人的,在中国省会城市里也是唯一的特例。蜀王府建筑风格承袭了紫禁城雄风,坐北朝南,红墙黄瓦,飞檐高耸。皇城坝三桥为正南、正北方向,桥北端距皇城的三个城门洞约一里,桥南正对红照壁。桥与桥之间间距约五六米。三座桥中两侧的稍短窄,唯正中一桥拱形较高,桥面较宽,桥体更长。其石板两侧刻有龙纹。三桥均有三个桥洞。成都旧有“三桥九洞石狮子”一说,指的便是皇城坝三桥。这样的皇城格局,对今天成都的道路骨架与公共空间的结构具有深刻的影响。
记:这样的城市布局除了历史原因外,有无科学性呢?
鲁:古人兴城讲风水,其实用今天的科学眼光来分析,风水里包含很多可以验证的科学原理。仔细一点的话,可以发现成都街道布局并非正南北和正东西朝向,而是呈顺时针方向略偏30度,这是要让城市迎向西南风。这样风不但可以使得街道、两边建筑通风,而且可以把落叶、灰尘、瘴气吹走。成都地处北纬30度,日照偏少,北靠东的城市主轴线,加上两江环抱的地貌,有利于城市采光。可让不同方位的房屋都能吸纳光照,让阳光中紫外线进室内杀菌,减少居住者患病几率。从这一角度看,从秦朝逐渐形成的成都城市布局和朝向,在全世界也绝无仅有。
多年前,我在西安半坡遗址的复原图里,发现半坡居民将门户直对,夏季太阳只能照到门口,冬季阳光可以直射到中柱,最大限度利用了日光。这体现了华夏民族的建筑智慧,后来成为风水学里的“向阳人家好风光”。
记:建筑就是历史的见证。你认为建筑与人类息息相关的因素是什么呢?
鲁:成都古城墙依地势高处而建,它既不可能方方正正,也不可能平整划一。周易的智慧告诉人们因势利导,“变而通之以尽利”,建筑用材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因材设计,也由此逐渐形成了青瓦白墙、木窗雕花等传统川西民居飘逸的风格。这就是“天人合一”自然观与环境观。
记:目前成都尚存哪些值得关注的老建筑呢?
鲁:明末清初,成都古建筑毁于一旦。现存的清代寺庙宫观和民国初期的西洋风格建筑,还有一些民居院落亟待保护。比如水井坊一带的原生态民居,内有“巷子里的院落”,在国内也是十分珍贵的。另外,像东府街到南府街一线,尚存一些街肆老建筑,颇值得关注。
古建筑的秘密
记:什么是古建筑的秘密?
鲁:建筑是四维空间及长宽高和存在时间,你只有把房屋当成一个宇宙,才会明白这个道理。
记:“画天书”是否也属于传统建筑法里的秘密?怎么听起来像密电码呀?
鲁:说得对,对外人而言就是密电码,像美国电影《风语者》里的呼号。古建筑讲究代代相传,具有强烈的自我保护之心。这其实训练的,就是匠人必须具有“人脑的网络”,所以古代工匠修房造物从不需要图纸。图纸就在他们的头脑里。这种口传所形成的“语言施工图”,在内行听来立即就呈现为“立体语言图纸”;说是说“无规矩,不成方圆”,但神秘的行规、行话制约了传播,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制止了胡乱修造之举,但要彻底弄懂这些秘密,让古建筑的精华技艺在今天具有可操作性,是非常困难的。
1962年我还是一名普通的木工,一次接到一个从未遇到的工作:单位准备把几百间老房子从沙河坝“迁移”到异地,所有房间必须保持原样,不得弄错一根木头。师傅叫我动脑筋,我知道古人有这门绝技,无以名之,我叫它“画天书”。就是说,根据一栋房子上万根木料、砖石的方位、排布,用一种只有自己才看得懂的符号标画出图纸,分别作记,拆下来后,再在异地进行组装。我苦思了很久,逐渐找到一种方法,不但完成了“天书”,而且根据我的“天书”完美复建了房子。
记:这是否促使你深入系统地研究古建筑?
鲁:是的。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我有一种对古建筑研究的极大热情。我跑遍了多处中国著名建筑的所在地,前几年为了写《天人合一紫禁城》,我进出故宫起码就在数十次以上。当然了,最苦的是1992年我承担国家“八五计划重点图书”十卷本《中国古建筑艺术大观》的写作。我把古建筑分为屋顶(包括泥塑等)、屋身(包括斗拱艺术等)、台阶(包括台基、栏杆等)三大部分,遍及皇宫、寺庙、道观、民居、院落,为此我耗费了8年多心血,收集拍摄了几万张图片和数百万字资料。由于实践性很强,如今这套书成为很多仿古建筑者的技术指南。
古建筑须造福人类
记:你如何看待自己从实践到案头研究、再回到实践的方式?
鲁:我有两句话总结一生。前一句是:60年代操作、70年代管理、80年代设计、90年代写作、21世纪前十年研究风水;后一句是:我经历了三次思想升华。
1985年我参与琴台路改建设计方案的讨论。唐普教授建议我首先把四川古建筑调查清楚后再着手全国古建筑研究,为此我搞了一年多调查,心头特别踏实。我的大会发言震动了很多专家。田野考察改变了我的治学思路;1991年我去美国参加34届世界建筑年会,主讲青羊宫的八卦亭。八卦亭整体建筑分三层,下层为正方形,中间为八角形,上层为圆形,象征“天圆、地方、阴阳相生、八卦相合成万物”。八卦亭共有81条龙,含九九归一之意。这些内容也促使我的建筑思想发生变化。2000年十卷本写完,我才深感古建筑在技术、文化、艺术、智慧方面的博大精深。我研究古建筑不再是关乎文化艺术的问题了,而是意识到研究古建筑必须造福人类。因为现代建筑解决住房功能问题,无法像中国传统建筑那样面对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终极之问。
重建老君阁的文化亮点
记:罗哲文先生(注:国家文物局古建筑专家)评价你“可以把传统古建筑与风水智慧结合后落地”。你在各地设计了不少建筑,请谈谈青城山老君阁的情况。
鲁:经历汶川地震后,青城山一线古建筑损坏严重。阁、塔往往是地标性建筑,尤其对一座享誉世界的名山而言,老君阁就像名山上的一颗明珠。鉴于经地震严重损毁的老君阁无法简单修复,只能拆除。重建计划得到澳门方面的资金支持,我做出的恢复重建的创意方案在2009年经有关部门批准,由四川中瀚建筑设计院于2009年年底完成设计后施工。

记:这次重建老君阁,特点有哪些?

鲁:建筑风格为清代四川道教宫观川派特色。楼阁高33米,象征道教三十三重天。阁为九重檐,寓意中国传统学说中九为阳数之极,平面布局八方对应道教八卦方位。

新建的老君阁有以下的亮点:第一,传统全木穿斗结构与现今钢连接件结合的木结构楼阁;第二,室内一层24米空间,为中国传统建筑之最;第三,阁内八方内墙面上浮雕二十八宿星座与赤道的轨迹关系,以及传统的二十八宿生肖图,这一构成应该说是独步中华的;第四,老君阁台基99攒汉白玉斗栱,也属前无先例;第五,汉白玉栏杆板上浮雕六十四卦,演绎一年四季天体变化过程,是易学的立体展现;第六,五千言小篆书法碑刻老子《道德经》,是送给后人的一份珍贵礼品。

记:重建的老君阁何时落成?

鲁:近期落成。到时候你可以发现,老君阁像“蜀籁”一样美。我们的传统建筑所涉及的美学、心理学、地理学、环境学等问题,其实都是伸手可及的,并非一团雾气。

记:你目前还有什么打算?

鲁:尽余生之力弘扬中国传统建筑思想。《黄帝内经》成书于2000年前后的秦汉时期,其博大精深的科学阐述,不仅涉及医学,而且包罗天文学、地理学、哲学、人类学、社会学、军事学、数学、建筑生态学等各项人类所获的科学成就。我越来越感到,虽然早在2000年前,先祖们却揭示出许多现代科学正试图证实的与将要证实的成就。为此我还想创建一处星座文化街区,展示中国人与四组太空星座的关系,让人们更多地了解太空大宇宙﹑小宇宙与建筑这个微缩宇宙的关系,让建筑更好地为人服务——这将是我晚年一个更大的梦。

采访手记

2011年1月11日

进入隆冬时节,夜间的成都街面人迹稀少。鲁杰患了感冒,赶到采访地点,吃了一把药,才开始进入话题。

鲁杰属于博览式的一类人,练习“八段锦”数十年不辍,加上记忆力奇好,生动讲述了很多古建筑方面的心得。他笑言:“古代建筑师依靠的就是‘心中的图纸’,没有记忆力是吃不了这碗饭的。很多关键性的东西,师傅讲一次两次就闭口了,你记不住,那就白学了。”

中国古代建筑著作可分为官书和私人著作两类:第一类为官书,是古代各朝代制定建筑制度做法、工料定额的建筑法规或记录;第二类为私人著作,大都是文人记录居室及庭园环境布置或工匠记录操作时对于建筑构件做法的相关资料。鲁杰说,“祖先留给我们5本建筑权威之作,靠这5本书中华民族的建筑就维系了5000年。这5本书是《考工记》、宋代《营造法式》、明代《鲁班经》、明代《园治》和清朝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字数并不多,但越是深入钻研,越是深深感到梁思成先生整理该类著作对保存中华民族文化的伟大意义。”

一方面要恪守古法,一方面要因势利导、推陈出新,由此可见鲁杰的“建筑辩证法”。

鲁杰认为,好的建筑要有充足的阳光、新鲜的空气、良好的通风、没有噪声干扰等。他首次将传统的“和合文化”应用于农舍建筑等领域,提出“中华和合建筑体系”,就是将传统建筑智慧与现代建筑科学融为一体。

针对目前的农家乐、乡村旅游热潮,鲁杰提出了“移植文化”概念。比如2009年2月他在三圣乡红砂村,对此地建立国学教育基地提出建议说,成都牛王庙原建筑被迁到三圣乡进行异地保护,三圣乡本身就是因为有三圣庙而得名。同时,三圣乡红砂村作为国家“AAAA旅游景区”人气本来旺盛,都是成都建设国学基地最能利用的资源。这就是说,“移植文化”可以为一个郊区景观带来文化的活力。

鲁杰坦言,依照科学发展的观点,一个地区如果不实时更新,缺少吸引眼球的亮点,那么发展的生命就会很短暂。“任何一个景点如果五年内没有推出新文化热点,人气就会剧减……”

圣者言建筑是石头的史书,其实建筑更是人类文化的纪念碑。“好建筑是有生命的。我们要对得起那些有生命的建筑啊。”临别,鲁杰老师赠我一册《天人合一紫禁城》,他的一番话一直响在我的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