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林中的道路工程,包括园路布局、路面层结构和地面铺装等的设计。园林道路是园林的组成部分,起着组织空间、引导游览、交通联系并提供散步休息场所的作用。它象脉络一样,把园林的各个景区联成整体。园道路本身又是园林风景的组成部分,蜿蜒起伏的曲线,丰富的寓意,精美的图案,都给人以美的享受。
    园路布局
  要从园林的使用功能出发,根据地形、地貌、风景点的分布和园务活动的需要综合考虑,统一规划。园路须因地制宜,主次分明,有明确的方向性。
    园路分类
  一般分为:1,主路。联系园内各个景区、主要风景点和活动设施的路。通过它对园内外景色进行剪辑,以引导游人欣赏景色。2,支路。设在各个景区内的路,它联系各个景点,对主路起辅助作用。考虑到游人的不同需要,在园路布局中,还应为游人由一个景区到另一个景区开辟捷径。3,小路。又叫游步道,是深入到山间、水际、林中、花丛供人们漫步游赏的路。4,园务路。为便于园务运输、养护管理等的需要而建造的路。这种路往往有专门的入口,直通公园的仓库、餐馆、管理处、杂物院等处,并与主环路相通,以便把物资直接运往各景点。在有古建、风景名胜处,园路的设置应考虑消防的要求。

    布局形式
  西方园林多为规则式布局,园路笔直宽大,轴线对称,成几何形。中国园林多以山水为中心,园林也多采用自然式布局,园路讲究含蓄;但在庭园、寺庙园林或在纪念性园林中,多采用规则式布局。园路的布置应考虑:1,回环性。园林中的路多为四通八达的环行路,游人从任何一点出发都能遍游全园,不走回头路。②疏密适度。园路的疏密度同园林的规模、性质有关,在公园内道路大体占总面积10-12%,在动物园、植物园或小游园内,道路网的密度可以稍大,但不宜超过25%。2,因景筑路。园路与景相通,所以在园林中是因景得路。④曲折性。园路随地形和景物而曲折起伏,若隐若现,“路因景曲,境因曲深”,造成“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情趣,以丰富景观,延长游览路线,增加层次景深,活跃空间气氛。3,多样性。园林中路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在人流集聚的地方或在庭院内,路可以转化为场地;在林间或草坪中,路可以转化为步石或休息岛;遇到建筑,路可以转化为“廊”;遇山地,路可以转化为盘山道、磴道、石级、岩洞;遇水,路可以转化为桥、堤、汀步等。路又以它丰富的体态和情趣来装点园林,使园林又因路而引人入胜。

    园路设计
  包括线形设计和路面设计,后者又分为结构设计和铺装设计。
  线形设计。在园路的总体布局的基础上进行,可分为平曲线设计和竖曲线设计。平曲线设计包括确定道路的宽度、平曲线半径和曲线加宽等;竖曲线设计包括道路的纵横坡度、弯道、超高等。园路的线形设计应充分考虑造景的需要,以达到蜿蜒起伏、曲折有致;应尽可能利用原有地形,以保证路基稳定和减少土方工程量。
  结构设计。园路结构形式有多种,典型的园路结构分为:1,面层。路面最上的一层。它直接承受人流、车辆的荷载和风、雨、寒、暑等气候作用的影响。因此要求坚固、平稳、耐磨,有一定的粗糙度,少尘土,便于清扫。2,结合层。采用块料铺筑面层时在面层和基层之间的一层,用于结合、找平、排水。3,基层。在路基之上。它一方面承受由面层传下来的荷载,一方面把荷载传给路基。因此,要有一定的强度,一般用碎(砾)石、灰土或各种矿物废渣等筑成。4,路基。路面的基础。它为园路提供一个平整的基面,承受路面传下来的荷载,并保证路面有足够的强度和稳定性。如果土基的稳定性不良,应采取措施,以保证路面的使用寿命。此外,要根据需要,进行道牙、雨水井、明沟、台阶、礓嚓、种植地等附属工程的设计。
  铺装设计。中国园林在园路面层设计上形成了特有的风格,有下述要求:1,寓意性。中国园林强调“寓情于景”,在面层设计时,有意识地根据不同主题的环境,采用不同的纹样、材料来加强意境。北京故宫的雕砖卵石嵌花甬路,是用精雕的砖、细磨的瓦和经过严格挑选的各色卵石拼成的。路面上铺有以寓言故事、民间剪纸、文房四宝、吉祥用语、花鸟虫鱼等为题材的图案,以及《古城会》、《战长沙》、《三顾茅庐》、《凤仪亭》等戏剧场面的图案。2,装饰性。园路既是园景的一部分,应根据景的需要作出设计,路面或朴素、粗犷;或舒展、自然、古拙、端庄;或明快、活泼、生动。园路以不同的纹样、质感、尺度、色彩,以不同的风格和时代要求来装饰园林。如杭州三潭印月的一段路面,以棕色卵石为底色,以橘黄、黑两色卵石镶边,中间用彩色卵石组成花纹,显得色调古朴,光线柔和。成都人民公园的一条林间小路,在一片苍翠中采用红砖拼花铺路,丰富了林间的色彩。中国自古对园路面层的铺装就很讲究,《园冶》中说:“惟厅堂广厦中铺一概磨砖,如路径盘蹊,长砌多般乱石,中庭或宜叠胜,近砌亦可回文。八角嵌方,选鹅卵石铺成蜀锦”,“鹅子石,宜铺于不常走处”,“乱青版石,斗冰裂纹,宜于山堂、水坡、台端、亭际”。又说:“花环窄路偏宜石,堂回空庭须用砖。”
  园林铺地。是路面铺装的扩大,包括广场(含休息岛)、庭院等场地的铺装。例如江南古典园林中的“花街铺地”用砖、卵石、石片、瓦片等,组成四方灯锦、海棠芝花、攒六方、八角橄榄景、球门、长八方等多种多样图案精美和色彩丰富的地纹,其形如织锦,颇为美观。又如苏州拙政园海棠春坞前的铺地选用万字海棠的图案。北京植物园牡丹园葛巾壁前的广场铺地,采用盛开的牡丹花图案。
  在中国传统铺地的纹样设计中,还用各种“宝相”纹样铺地。如用荷花象征“出污泥而不染”的高洁品德;用忍冬草纹象征坚忍的情操;用兰花象征素雅清幽,品格高尚;用菊花的傲雪凌霜象征意志坚定。在中国新园林的建设中,继承了古代铺地设计中讲究韵律美的传统,并以简洁、明朗、大方的格调,增添了现代园林的时代感。如用光面混凝土砖与深色水刷石或细密条纹砖相间铺地,用圆形水刷石与卵石拼砌铺地,用白水泥勾缝的各种冰裂纹铺地等。此外,还用各种条纹、沟漕的混凝土砖铺地,在阳光的照射下,能产生很好的光影效果,不仅具有很好的装饰性,还减少了路面的反光强度,提高了路面的抗滑性能。彩色路面的应用,已逐渐为人们所重视,它能把“情绪”赋予风景。一般认为暖色调表现热烈、兴奋的情绪,冷色调较为幽雅、明快。明朗的色调给人清新愉快之感,灰暗的色调则表现为沉稳宁静。因此在铺地设计中有意识地利用色彩变化,可以丰富和加强空间的气氛。北京紫竹院公园入口用黑、灰两色混凝土砖与彩色卵石拼花铺地,与周围的门厅、围墙、修竹等配合,显得朴素、雅致。
  大面积的地面铺装,会带来地表温度的升高,造成土壤排水、通风不良,对花草树木的生长不利。目前除采用嵌草铺地外,在国外正从事各种透水、透气性铺地材料的研究工作,并重视各种彩色路面的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