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 !嗨—— !嗨——!······这是解放前听到的“背老二”歇气时的吆喝声。此吆喝声此起彼伏,震憾山川,响满沟河,在蜿蜒山下的青石板路上空交混回响。这吆喝声从龚滩镇经金鱼穴(两罾乡)、朝天馆(天馆乡)、丁家湾(丁市镇)、桥岩坡、三岔坝、隘门关、銅鼔谭(銅鼔乡)、石垭子(板溪乡)、山黛沟到龙潭镇。如果当年有架直升机在天空飞行,一定能看到这条线上满是“背老二”背着沉重的盐巴缓慢而艰难地在上上下下的山路上向前行进。这约250里的山路就是两镇最短的捷径。川东和湘西的广大地区不产盐,吃的全是四川自贡的井盐。过去的井盐都是水泥砖块样的巴盐,称之为盐巴。盐是提味品,一桌菜不下盐味道缺一大半。更重要的是,盐是人体生命活动不可缺少的生命物质,人体每天必须平均摄入0.2克到10克盐才能维持正常的生命活动。故这条路可以说是川东、湘西边区人民的生命线。

 

    据2002年湘西里耶镇的出土文物考证,这条路也可能是古代中原通往西南的一条通道。如果是这样,背老二的贡献就更大了,因这条路“挑老大”是来不倒的。古代交通以水路为主,船由龚滩经乌江顺流而下到涪陵注入长江可到西南各地;船由龙谭经龙潭河顺流而下经酉水到湘西龙山的里耶。再由里耶经酉水、元江到洞庭入长江可到中原。里耶是湖南对川贸易物资的进出口码头,是有名的货物集散地。同样龚滩 和龙潭是四川(现是重庆)酉阳的两个水码头和有名的货物集散地。通过这条山路把两条水路连接起来。由于酉阳县东西各有一个货物集散地,出口物资:桐油、木油、生漆、木材、茶叶、五倍子······进口物资: 棉纱、布匹、洋货、工业品、药品、白糖等均在两地集散。只有盐巴是从龚滩进口,龙潭出口的过境物资,所以可以把龚滩到龙潭这条山路称为盐巴路。

    龙潭河没有乌江大,航运条件不如乌江。但据文史资料,龙潭到湘西这条水路在明、清和民国年代都是很繁荣的。每逢船舶集中的季节,里耶镇经常停船100多艘,龙潭镇停船也很多。沈从文先生在上世纪20年代随湘军到龙潭镇驻防半年,回去时是由龙潭乘船回到保靖的。上世纪初,江西大商人赵豋芝(赵世炎的父亲)逆沅江、酉水而上把生意做到酉水河支流——龙潭河最上游码头龙潭镇。赵在武汉开有商铺,他把生意做在武汉到龙潭这条水路上,他的家长期定居龙潭。 

    盐巴路是武陵山区的一条山路,挑夫不易行走,适合背夫运物。挑夫出生在平坝地方,背夫出生在落后的山区,故挑夫算老大,背夫只能称老二,故名“背老二”。陡险山路运物全靠“背老二”。“背老二”的盐背篼高而细小结实,装上盐巴高过头部,才起肩省力。盐巴上方有一斗笠,晴遮太阳,落遮雨。背上百十斤盐巴走不远就要歇气,只靠路上的歇台是不现实的,要自带歇台——弯杵(平坝人称为拐把子)。硬木做的弯杵上端横木成弯弧形(取自天然生成的弯木),中间厚而宽,越到两头逐渐薄而窄,上表面是平的便于搁稳盐背篼。横木中间戳孔接一直柱,直柱上端和横木紧密结合成牢固的整体,越到下端逐渐收小。弯杵轻巧结实,能承受200多斤担子,它既是歇台又是杵路棍。柱的下端用鉄箍箍紧,在下端中央顺着柱杆钉入一个倒四菱锥形的小鉄锥。歇气时,弯杵直柱立于地上,小铁锥的锥尖钉在平石板上,把盐背篼搁在弯杵横木的中央,两手扶着弯杵横木的两个尖端,两脚向前左右散开(这样三点触地围成的面积大,稳度高,安全放心),吆喝一声:嗨——!背累了,歇气轻松了,一声吆喝吐出废气,全身顿感舒坦。接着拿着盐背篼上吊着的汗水刮(用薄篾片做成的带把的小弯弓)刮去脸上的汗水(不用毛巾擦汗,因山里人穷讲究不起)。除弯杵外还有平杵,平杵很简易,就是两段适当大小和长度的小圆木接成丁字形就成。弯杵和平杵统称打杵,打杵依人身高量身定做,平杵在家中用,弯杵出远门用,一家人弯杵一个,平杵多个。弯杵直柱下端用小铁锥有两个好处:一是小铁锥接触面积小,压强大,钉在石板上钉得稳不走展打滑;二是小铁锥钉于石板上不向下沉很稳当。由于小铁锥 钻石板多次,石板上会起个小圆眼,有小圆眼后第二个人歇气时又把小铁锥放入此圆眼内,于是小圆眼变大,由于背盐人多,久而久之,盐巴路的石板上到处都是小圆眼。小圆眼成为盐巴路的标志,只要认准小圆眼,没走过盐巴路的人不用人带路都可从龚滩走到龙潭。

    难上的桥岩坡和 隘门关。过了丁家湾,顺着小河沟左岸的石板路前行10来里就上桥岩坡。桥岩坡的迎坡面陡高,有10多里长,有些路段是石骨子沙地没有石板。背盐 走上坡路最累人,上桥岩坡要流几通汗水要搁下担子歇几趟气。衣裤全身都是被汗湿了的,但山里人习惯了,通过歇气衣裤会自然干。翻过桥岩坡后再下缓坡20里到三岔坝。到三岔坝开始上隘门关,隘门关的迎坡面较缓,但也有10里长,下坡面较陡也是不好走的。

    艰险的山黛沟。过了石垭子下河进入山黛沟,顺沟前行约35里到龙潭坝。山黛沟的河水终年不断。山路在沟的两边分布,一会在左边走,一会又在右边行。没有桥过河都是撩脚扎裤赤脚蹚水过河,要淘“24道脚不干 ”(过24道河)。过河点都选在河面较宽处,这样水不深(水面在膝盖以下),河水清澈见底,河底平而不滑,过河时打杵当杵路棍也很放心。每次过河前要把草鞋脱下,过河后又穿上。有的人干脆赤着脚走出山黛沟(打赤脚是山里人从小炼就的本领,自己不会打草鞋前都打赤脚,上山放牛割草打柴时常被敕钉进脚板,钉入后急忙用手抽出,若小敕断在其中只有晚上在家中的桐油灯下由大人用针挑出)。有几处由于河道狭窄,在石岩上戳石开路通过。路狭窄,一边是石岩,一边是哗哗流着溪水的深潭,过路时提心吊胆,没走过山路的城里人,打空手都不敢过。对面若有人要通过必须老远先等着,等这边人通过后再走,真是名副其实的单行道。好在路不长,每处只有10来米。

    盐巴路上到处都是沿路山民开的旅店,“背老二”可进店歇气抽烟(自带的叶子烟)喝凉水,就是喝店主自家食用的泉水(不喝开水和茶的,这是山里人的习惯,这样能减小生活成本)。天黑了就住宿旅店。旅店的条件就是普通山民的生活水平:吃的是面面饭(包谷饭)和酸菜汤,菜有连渣闹(带渣菜豆腐)就是美味了。睡的也简单,冬天床上铺的是下面垫有厚草的篾席,盖的是硬板板粗布棉被。没有布垫单的,因垫单坏得快买不起。同样的道理睡觉不穿内衣的。如果天黑人来多了几个就住不下,不要紧,天楼上包谷壳(玉米棒剥下的壳,冬天用于喂牛)中还可睡几个,盖和垫的都是包谷壳还暖和,只是一翻身就要唏哩哗啦响半天,这叫“冲壳子”。如果是夏天,睡的就更简单了,床上垫床篾席就行。人多了几个不用去“冲壳子”,一条长板凳就可睡一个人过一夜。

    背老二背一趟盐巴去程要七、八天,回程要一两天,进出十来天。回到家中还有一些事情要做,首先要消灭身上的虱子,因十多天身上的衣裤被汗水雨水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最易生虱子。就算出门时身上没长虱子,在旅店里也传染上虱子了。消灭的方法有两个:一是晚上把烧红的柴火掏开,脱下衣服双手摊开衣服的里面在火上烤,烤热了一抖,虱子就滚落在火上烧得噼噼啪啪响;彻底的办法是把衣服换下用开水把虱子烫死,换洗一次衣服。其次是要打两双草鞋(每家都有草鞋凳,人人都会打草鞋)准备下次上路;再其次是家中一些重活等着要干,因背老二是家中的主劳力。 

    “背老二”的生活是很艰辛的。生活在贫困山区,终日忙于生计还是缺吃少穿,为了求生存才去背盐巴。但他们为他人做出了贡献,为社会做出了贡献。没有他们,川东和湘西人民吃不上盐巴。

    盐巴路的作用早被现代交通所代替,除偏僻地断还有痕迹外,整条路早已消失了。盐巴路药125公里。有川湘公路后,酉阳到龙潭经涂市、麻旺有55公里。后来修的酉龚公路完全按盐巴路的走向修通的,但此路有95公里,这样龚滩到龙潭有150多公里,多出盐巴路25公里。改革开放后酉龚公路多次改道,借助于现代的修桥打隧道的先进技术,彻底甩开桥岩坡和隘门关,路在河谷沟底穿行,缩短成现在的65公里。加之川湘公路(现是319国道)沿盐巴路彻底改道:由酉阳经板溪、山黛沟到龙潭共36公里。最终龚滩到龙潭101公里,这才比盐巴路短20多公里。这说明前人选的盐巴路是最短的,到有公路后经半个多世纪的改道才短于盐巴路。龙潭到湘西的水路运输在上世纪50年代逐渐被废弃,被319国道代替;盐巴路被319国道和304省道代替;“背老二”被汽车代替。过去盐巴从龚滩运到湘西要半个多月,现在汽车只要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