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光福文本

0
回复
2008
查看
[复制链接]
2016-1-15 12:59:50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40571_205444.jpg

《胥口放舟入邓尉》   吴眉眉 著凤凰出版社2015年4月版

  吴眉眉生在苏州古城,长在苏州古城,7年前,毫无由头地突然搬去光福镇,从此,她似乎一头钻进了吴中浩瀚的人文世界,不再回头。一个在苏州古城的人文天地耕耘多年的女子,突然“隐居”,这令大多数认识她的人感到诧异。诧异归诧异,多数朋友也知道,以吴眉眉的性格,她一定会为光福做些什么的。
  果不其然,一部涵盖胥口、香山、穹窿山、光福等地千年人文历史和生活的著作,在吴眉眉笔下问世了,这就是约20万字的《胥口放舟入邓尉》。
  展书拜读,无论是熟识苏州人文名胜的,还是对苏州远郊不甚了解的,都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首先,该书对光福一带的概貌,作了立体性的深挖和介绍,既描绘了它的山水风光,又再现了它的人文风貌,而且笔法新颖,不蹈袭旧故。例如对“米堆山”的介绍。苏州西郊名山胜迹多矣,游览文章也汗牛充栋,但不见有介绍米堆山的,作者却用长达3000字的篇幅介绍了“米堆山十景”及其现状,以及隐居其山的历史名人和至今尚存的民俗。如果说对“米堆山”的描述略为皮相的话,那么对司徒庙“清奇古怪”四株古柏的介绍,可谓是掘到土中、挖到根里了。她从光福司徒庙来历之可疑谈起,避开了常见的大段树形描写,又借清代龚自珍、沈复、顾震涛等颇为关注苏州的文人之口,略作归纳,继而将重点放在辛亥革命后,一些政界名人、学者、画家“瞻仰”古柏后的言行,颇见新意。
  写人文,不忘历史延续至今的轨迹,又缀以新人新事新闻,这是本书第二个让人眼睛一亮的地方。作者在写到舟山村的人文典故时,妙笔一转,提及舟山的传统工艺,于是从“核雕”产业的恢复和发展到“香山帮”的过去、现在、将来,洋洋洒洒,把光福光明的今天和灿烂的明天烘托得分外引人注目。
  写太湖边的光福,怎能少了太湖与渔事呢?于是,我们在本书的“太湖第一渔港”篇中读到了冲山旧时的渔村,渔市和船餐,读到了民国时期渔民与湖匪、日寇的斗争,也读到了现今岛村天堂般的风光和生活。
  感情丰满,但不张扬,乡愁乡情,互为表里,这是本书的又一个特点。
  作者对光福充满了感情,又一向善于用抒情的笔法叙述故事,但在本书中,作者显得相当的克制。例如在“伍子胥与胥口”篇中,作者用大量篇幅描述了胥口的来历、伍子胥生平传说及胥王庙今古。但作者在篇末只用短短的几句概括了她内心的一切。
  穹窿山上真观“文革”时所受到的破坏,是令人发指的。但作者在叙述这段历史时,用一个造反派手持铁锤猛砸山门石碑,却被反弹铁锤打断右腿,“众人见了心生害怕”不敢再砸的事实,作为引子,鞭挞了“破四旧”的闹剧;又用“一位干瘦的老道士,蜷缩在墙边的灯台旁,张着一双无神的眼睛,呆呆地不知望向何处”一句来描述“上真观”被破坏后的情景,点到为止,言尽而意不尽。在文末,叙述到作者站在恢复后的上真观时的感受,又用“秀丽的湖山历历在目,自是动人心魄”作结尾。何以“动人心魄”?作者知,读者知,听者知,思者知。

  □柯继承

(来自苏州日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